馬云:創意遠景 中國創建E-WTO后的三大猜想

發布時間:2016-01-27 12:17:16
最近,經濟學者們正為中歐世貿爭端的首勝而歡呼雀躍。這或許說明,年底中國能否如愿獲得期待已久的市場經濟地位仍具挑戰。15年來,中國致力于適應世貿規則并有所改變。但若想真正打破寄人籬下的被動,阿里巴巴掌門人馬云提出的E-WTO或許是一個不錯的方向。

E-WTO是馬云在2015年提出的一個嶄新概念。過去幾個月,他已經不厭其煩地在世界多個場合兜售他的創意遠景。事實上,當阿里巴巴平臺上的850萬活躍賣家開始服務全球3.86億消費者,創造1000萬個直接就業,352萬個間接就業時,創建一個基于互聯網平臺的新貿易規則便具備雛形。阿里旗下阿里研究院則預測,跨境電商將占中國外貿1/3,E-WTO將成為國際貿易規則研究談判的新平臺和新機制。

與舊版WTO相比,新的WTO同樣強調貿易自由與規則,但與老的世界貿易規則不同,新的規則與自由發生在互聯網市場,這也許意味著E-WTO發揮作用的領域更廣泛,也更具普適與通用意義的世界貿易準則。

這種期待并非紙上談兵。舊版WTO雖然同樣強調打破傳統的貿易壁壘、障礙,實現買全球、賣全球。但事實并非如此。即使是加強版WTO的TPP,無論其貿易規則如何超前,但在服務對象上,仍舊是面向工業時代的國與國、跨國公司之間的傳統國際貿易。這種排斥中小企業發展、新興經濟體的協定,顯然創造了一種不平等競爭。

同時,各類舊版國際貿易規則的落后還體現在它對新興互聯網商業與跨境電商發展認知的滯后。比如:TPP在對政府給國企補貼、勞工保障方面規范頗多,但在中國自然興起的淘寶村、個體電商而言,這些規范對象顯然停滯在了上一個時代。而馬云強調,新版WTO的服務的重點是小商戶與消費者,例如,如何讓挪威的小商戶將價值幾歐元的產品賣給阿根廷,再讓阿根廷消費者能在線購買瑞士手工制品,這方面舊版規則就無法細化,當然也不屑于細化到這個層面。但這樣做的后果是,每個國家都面臨著大量訂單的丟失。

因此,馬云發現了E-WTO存在的巨大價值。他說,在過去的一個世紀里,WTO幫助許多大企業銷售產品至不同國家,"而今天,互聯網能幫助小企業做到這一點。"

跨境電商受益國之一的新西蘭前總理希普莉近期同樣表示過建立E-WTO的愿望。她表示,世界經濟變革迅速,電子商務已成為重要部分,應設立一個電子商務世貿組織。從這點看,制定E-WTO已不是馬云一個人的愿望。

筆者認為,新版WTO呼之欲出的的最大邏輯,在于全球資本投向新興市場之后的貿易形態根本變化。

過去幾十年,世界傳統投資領域利潤的邊際效益遞減導致資本從石油、大宗商品等傳統市場抽身,開始向消費與民生領域外溢。而由資本帶來的新技術與服務革新則前所未有地刺激著新興消費市場的出現。

以中國制造業為例,過去十幾年,中國除了高鐵、網絡等少數領域以外,中國的創新成果仍停留在國防,能源、工業、地產等"三高"領域,遠沒有挖掘廣大消費者的潛在需求。同樣在出口加工層面,中國消費者也尚未享受到制造業發展帶來的品質成果。如今,隨著中國經濟換擋,內需成為新經濟引擎,制造業與技術創新重點已向消費與民生領域傾斜,國內新興市場規則正由阿里、京東等幾家電商平臺籌劃制定。

那么,在全球范圍內制定基于跨境電商貿易的E-WTO,將會為普通投資者與消費者,中國經濟,乃至世界帶來什么樣的變化呢?

首先,最大的變化來自于世界貿易基礎層面的重構。跨境電子商務飛速發展,給世界各國中小外貿企業帶來了"走出去"的新機遇。作為世界貿易體系中的后來者與多數派,中小企業當前需要建立的商業規則猶如第三世界國家在戰后重新獲得主權與發展權一樣關鍵。

而E-WTO的制定顯然在舊有貿易規則之外開辟了新路。同時,新WTO也能夠繞開以往國與國,區域之間難以達成一致共識的難題。例如,已經進行十幾年的多哈多回合談判仍未見分曉,這樣的效率顯然是新興經濟體無法等待的。

新WTO或許會擺脫大宗貿易的"圍欄"法則,重回市場的最初形態--集市貿易的形式,以互聯網、電商平臺為全球集市,通過新一代、支付、物流、信用的基礎設施交易,最終通過一系列簡單、多邊的貿易規則,實現小件商品市場的跨國快速流通。

在這方面,國家層面所做的只須開放大門,降低關稅。當前,中澳自貿協定、自貿自貿區、中沙自貿區正代表了這一開放趨勢。

其次,創建E-WTO的第二大變化或許來自中國。眾所周知,過去中國的入市談判一波三折。此后,中國在經貿規則治理中也沒有發言權,這讓中國在全球貿易中長期處于被動角色。截至2013年底,中國在WTO起訴案件共計12起,被訴案件19起。隨著中國經濟的影響不斷擴大,這一被動角色的負效應將愈演愈烈。

相比之下,在互聯網經濟、電子商務的發展上,中國已超過了日本,在部分的領域可以跟美國比肩。這為中國成為新規則的制訂者、引領者提供歷史了機遇,也讓中國更有機會以更加平等的市場身份在全球貿易中獲得市場。

另外,作為新興經濟的驅動力量之一,E-WTO的建立不僅將繼續拉動中國內需,還將作為外貿出口的有力抓手,為中國艱難進行的供給側改革提供更大的經濟空間,同時互聯網經濟本身也是供給側驅動器之一,促進資本與制造業產能向民生消費領域轉型。

最后,創建E-WTO的最深遠變化或許在于互聯網經濟對世界經濟未來穩定增長的貢獻。世界經濟發展到今天,通過幾大經濟體拉動全球的做法已被證明不可持續。戰后新興經濟體的崛起,以及多邊領域合作迄今對世界經濟的貢獻,甚至已經超過美歐等大國。

目前,世界經濟正缺乏一種能將新興經濟體、新興商業領域聚合在一起基礎性平臺與原則。而E-WTO正是這樣一種全球范圍內的貿易平臺,它所能帶來的商貿自由與貿易便利性,正激發了全球中小企業與潛在消費市場的潛力,讓市場回歸百家爭鳴的市場機遇多樣性。

對于投資者而言,E-WTO也意味著投資種類的多樣性,以及投資風險的降低。不難想象,E-WTO將幫助全球資本更清晰地看到新興領域與市場的投資機會,讓過去5年占全球增長的60%的新興市場體發揮最大的作用。

   轉載者:福州智端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07-2017 福州智端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www.jlbodc.tw
備案號:閩ICP備12020067號-2
平码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