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互聯打響支付世界大戰:馬化騰發狠話要干

發布時間:2016-02-23 10:05:38
紅包大戰符合中國互聯網經濟的特色,在美國,互聯網公司通過不斷增強產品競爭力來獲取用戶;在中國,互聯網公司更相信價格戰,通過燒錢換來市場份額,最終贏者通吃。

移動互聯打響“支付世界大戰”

從2013年這個“互聯網金融元年”至今,中國移動互聯市場的生態已經搭建成型,這個生態內涵并不僅在于互聯網紅包的規模,而是表現出更寬泛的外延:互聯網巨頭急劇擴張而導致行業邊界日漸模糊,社交、支付與消費相互滲透而引發數以億計用戶消費習慣的巨變……種種跡象表明,移動互聯帶來的巨大紅利,已經到了收割的時候。

2016年春節,互聯網巨頭共投入將近80億元人民幣,參與到紅包大戰的狂歡中,他們的目標是中國6億網民的注意力,以及隱藏在這些網民背后的巨大利潤。

紅包大戰符合中國互聯網經濟的特色,在美國,互聯網公司通過不斷增強產品競爭力來獲取用戶;在中國,互聯網公司更相信價格戰,通過燒錢換來市場份額,最終贏者通吃。

但新的時代終會到來,在微信支付宣布對提現功能進行收費后,這被無數互聯網從業者奉行的產品觀被打破,用戶付費正成為新潮流。

從燒錢到收錢,互聯網寡頭們正在將手伸向每一個用戶的錢包。

紅包戰:二馬舞劍,意在社交

在《場景革命》一書中,邏輯思維聯合創始人吳聲認為,移動互聯時代下“場景”不是一個簡單的名詞,它是重構人與商業的連接。“我們的連接通過場景來表達。選擇何種場景,決定了支持什么樣的連接方式;構建什么樣的社群,最終成就什么樣的亞文化。”吳聲如此寫道。

毫無疑問,春節是所有場景中最特殊的一個:這個在中國最重要的節日里,每個人用紅包取代了其他的社交方式,微信是中國最懂得搭建場景的IM(即時通訊),這一點讓長期依靠山寨、抄襲國外概念的社交產品望其項背。2014年通過微信紅包這一創新性舉措,微信瞬間收獲了一批可觀的綁卡用戶,大受震驚的馬云將之稱為“珍珠港偷襲”。微信公布的數據顯示,2016年除夕當天微信紅包收發總量達到80.8億個,峰值高達每秒40.9萬個,全球共有4.2億人參與其中。

但微信不在乎到底有多少用戶通過微信收發紅包,重要的是未來在各類支付場景中,有多少用戶將微信支付作為取代現金支付和刷卡消費的首選方案。微信紅包無疑增強用戶的黏性,但這始終只是社交行為,真正能夠為微信帶來盈利的是向企業收取手續費—在每一筆交易中,微信需要收取費率0.6%的提成。

換而言之,微信紅包的一片繁榮只是為騰訊的支付業務贏得一張船票。“千萬不要以為微信紅包出來了,就認為微信支付成功了,這是不可能的。”微信支付總經理吳毅認為,微信的角色是更好地完成2C業務,并把2B的接口做靈活,“至于怎么連接市場空間可以交給更了解行業的第三方來做。”

這恰恰是馬云最不愿意看到的。縱然阿里擁有全球最豐富的商家資源,在2B上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不過在2C上卻一直受制于騰訊。即使已經擁有微博、陌陌等社交入口,但他們在用戶黏性上始終難以與微信媲美。

在“偷襲珍珠港”兩年后,馬云祭出的反擊是讓用戶量最大的支付寶作為紅包的載體,從金融圈反向滲透至社交圈。因為收集福卡的交換機制,支付寶瞬間導入了大量用戶的社交關系。支付寶的數據顯示,猴年除夕夜,總參與達到3245億次,并且有11億對好友成為支付寶好友。

“對于支付寶這樣不是很缺用戶的APP,花多少錢買一組關系,是值得呢?”TMT觀察者魏武揮并不認為阿里搞社交只是刷存在感,而是確有必要—口碑傳播是當下最好的產品營銷方法,通過建立關系形成社交鏈是前置動作,“騰訊金融缺綁卡,螞蟻金服缺關系,缺啥補啥。”

馬化騰發狠話,要干掉“釘釘”

這場看似熱鬧的紅包大戰,實際上是二馬對社交關系和互聯網金融的一次爭奪。雙方均從自身的優勢出發,試圖深入對手的腹地,但他們都很清楚,這場戰爭永遠不會結束。

“社交網站和社區是有巨大的差異,騰訊在做的是社交,我們未來發展的是社區,社交和社區是有巨大的差異,社交做的是分享,社區做的是共享,如何打造一個更加廣泛的社區活動,這是我們希望的。”在亞布力論壇上,馬云并不掩飾阿里要繼續抗擊微信的野心,“無論是來往也好,釘釘也好,今天在這里不會放棄,我們不認為阿里巴巴是電商的大頭,超越阿里巴巴只是時間問題。我不認為微信今天已經是大佬。”

在中國,社交產品競爭之激烈遠遠超出其他互聯網創業領域。艾媒咨詢對去年中國手機APP的統計,一個APP的生命周期平均只有10個月時間,85%的用戶會在1個月內將其下載的應用程序從手機刪掉。從死亡率來說,社交類APP競爭最為殘酷,社交類應用的死亡率高達35%。

這與騰訊在IM領域的長期壟斷地位分不開,但并不代表微信不存在問題。艾媒咨詢CEO張毅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信息過載對早期已經開始使用微信的用戶更為明顯,隨著使用場景的不斷疊加,這種情況會進一步加劇。“微信的商業化進程會隨著騰訊的戰略需要而加快,尤其是當支付寶加入到紅包大戰后,外部壓力將推動微信走向市場。”

在業內人士看來,陌陌、無秘等主打陌生人市場的社交產品獲得成功,激勵著更多的創業團隊在細分場景上尋找生存空間。

釘釘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誕生。2014年5月,一支不到10人的團隊從“來往”事業部獨立出來,悄然開發出“釘釘”,牽頭人是來往事業部的產品老大,陳航。

雖然一出生便是“富二代”,但釘釘的發展絕非一帆風順。2013年阿里啟動“來往”項目,希望以此挑戰微信的江湖地位,只可惜最終敗下陣來,而釘釘正是誕生于來往的轉型探索過程中。憑借著阿里豐富的商家資源和經驗優勢,主打企業級社交的釘釘殺出了另一條血路,并在這一領域實現彎道超車。

如今,這款每個月保持著10萬+增長速度的社交軟件已經成為馬化騰眼中名副其實的“眼中釘”。有媒體報道稱,不久前在騰訊內部的一次大會上,馬化騰發狠話稱要“像干掉來往一樣,干掉釘釘”。根據微信官方公布的數字,微信企業號接入企業數超過60萬,而同期與釘釘達成服務的企業超過100萬。

“我們也是從媒體上看到類似的報道。”孔明是釘釘的創始人之一,目前是商務團隊的負責人。“我認為不存在所謂的超級APP,微信也不可能囊括所有的功能,保持差異化競爭才是釘釘當下最需要完成的工作。”孔明告訴時代周報記者,“釘釘在進入移動辦公領域走過很多彎路,我相信以后這會成為釘釘的優勢之一。”

面對來勢洶洶的釘釘,騰訊自然不會坐以待斃。去年10月,騰訊發布了多平臺管理工具騰訊企點,在某種程度上將QQ和微信的企業功能進一步整合。據了解,目前企點助手正在打通騰訊內部各個社交平臺,吸收、整合騰訊內部為企業社交服務的優勢功能。

“阿里的每一次偉大愿景,都是靠堅持、細節和創新做出來的,沒有堅持不可能走到現在。”顯然馬云對釘釘抱有很高的期望,“我們在社交領域被一拳打暈以后,不繼續努力一把,就不可能有釘釘,釘釘是被打敗之后再度起來的。阿里不怕失敗,阿里的文化在于每一次失敗,每一次挫折,都能重新思考重新來過,只要初心不變,只要堅持,總能夠殺出來。”

支付戰:Apple Pay入華難改格局

2011年,為了獲得央行第一批支付牌照,馬云頂住了巨大的輿論壓力,讓支付寶變成一家純內資公司。彼時財付通的覆蓋人群是騰訊產品的用戶,用途主要是騰訊IM和游戲的充值服務。

4年后,移動支付成為O2O閉關的重要一環,衍生出超過20萬億元的交易市場,預計至2018年,市場規模將進一步增加至52.11萬億元。

從易觀智庫統計數據來看,移動支付的市場格局基本確定,銀聯商務、支付寶和財付通分別以35.87%、33.18%和9.62%的市場份額位居前三位。

主導著移動支付格局的,是巨大的用戶規模。目前微信支付的用戶數量已經超過4億,但相應的基礎設施卻未能跟上用戶規模的發展速度,例如與銀行的議價能力。在宣布微信支付對提現功能開始收取手續費后,騰訊將責任推向銀行,表示“隨著業務激增,巨額成本已經難以承受”。

但這一說法卻遭到不少業內人士的質疑。中投顧問金融行業研究員邊曉瑜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銀行在第三方支付每次調用快捷支付接口時都會按金額收取手續費,也就是說在用微信進行轉賬時需要向銀行支付手續費,但在提現環節在部分銀行是不收取手續費的。

邊曉瑜認為,微信之所以選擇在提現而非支付環節收費,可能是試圖通過影響用戶提現決策來將更多資金留在微信錢包內。目前微信正在積極創建、完善各種線上、線下的支付場景,希望通過提現收費來將微信錢包內的資金引入進各個場景里運行,從而培養用戶使用習慣,提高用戶黏性。

值得注意的是,發布將近兩周年的Apple Pay也跨過大洋彼岸加入到這場移動支付戰中,不過情況卻不容樂觀。相關數據顯示,全國目前NFC手機終端整體占比只有25%,而銀聯在全國1000多萬臺POS終端中,“閃付”終端僅有300萬臺。

邊曉瑜告訴時代周報記者,Apple Pay入華將對目前的移動支付格局帶來新變化,但變化不會太大。“從線下來看,Apple Pay的范圍局限于安裝了銀聯標記pos的線下店面,一般來說擁有銀聯pos機的店面規模較大,通常支付寶和微信早已扎根,且本土兩巨頭也向銀聯pos機觸及不到的中小商鋪深入。”

在移動支付大局已定后,未來線下市場比線上更富有潛力。在2014年初滴滴和快的補貼大戰后,去年和今年春節期間的“紅包大戰”已經完成了用戶的市場教育。此外,支付寶和財付通利用用戶規模優勢,借助O2O的繁榮開始不斷拓展商超、餐飲等場景,線下的爭奪將比以往更加激烈。

  轉載者:福州智端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
Copyright ? 2007-2017 福州智端軟件技術有限公司 www.jlbodc.tw
備案號:閩ICP備12020067號-2
平码网站